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和景明

一天之计在于晨----热烈欢迎各位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想起那年打酱油  

2012-05-06 11:17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近几年“打酱油”这个词非常流行。起于何时无从考证,但在网络上的运用却非常多。我觉得这个词除了表示对某些事情的无奈外,可能还存在着“事不关己、高高挂起”的意味。

    然而,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甚至八十年代以前的人,对于“打酱油”的本来意思可能一点也不陌生。

    那件事我记得非常清楚,因为是亲历,也因为是第一次我去打酱油。

    记得那年的春天,我还没上学,可能是6岁,也可能是7岁。不知谁说的,说镇上的供销社里有酱油卖。那时的酱油可是非常少见的家庭生活用品。村民奔走相告,纷纷表示要到镇上去打酱油。爸爸妈妈他们都要上班挣工分,全家就只有我是闲人。奶奶出于好心,说服妈妈让我一起去。我当然非常愿意去,但妈妈不愿意,怕人多把我挤坏了,还怕我把家里仅有的酱油瓶子不小心打碎。的确,当时家里仅有一个酱油瓶子,是玻璃的,比现在的啤酒瓶子稍大些,我记得是墨绿色。

    我跟着奶奶很快就到了镇上。半路上就有人说根本就没有酱油,但许多人都不相信,宁肯多走点路亲自证实一下。奶奶当然也不信,于是我和奶奶就一直来到了供销社。供销社里里外外都是人。我一手拎着我家的宝贝油瓶,一手拽着奶奶的手。我那时由于营养不好,个子很矮。妈妈在油瓶的脖子上系上一条细绳作为拎手,我拎起来时,油瓶刚好离地面有半尺左右的距离。供销社的门槛儿却比较高,我如果不拎油瓶,迈过去是很容易的。但当时人很多,我两只手都没闲着,在迈门槛时,也不知是谁挤了我一下,我的一只脚绊在了门槛上,奶奶却仍然在向前走,于是,我一下摔倒在地上。油瓶在门槛上磕了一下之后,碰到了地面,恰好当时的门槛里外都是一整条青石。清脆的响声过后,人们全都愣在了那里。在当时,油瓶是比酱油还要金贵的东西。我当时就吓傻了,嚎啕大哭起来。我忘记了自己的疼痛,只为那家里唯一的油瓶哭,因为我的耳边一直响着妈妈的话:咱家就这一个瓶子,千万别打碎了啊!

    事后,妈妈只是骂我,数落我,但却没有打我。

    以此事纪念我亲爱的妈妈,也纪念过去那艰难的岁月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