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和景明

一天之计在于晨----热烈欢迎各位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岳父  

2009-09-04 20:09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其实,认识岳父比认识妻还要早。

记得那是一个冬天,我毕业后分配还不到半年。中午在单位吃完饭后正准备歇一会,这时,我单位一位女同事来到我的宿舍,后面还跟着一位我不认识的老头。女同事向我介绍了老头,说是向我借一本书。我打量了一下老人,不到一米七的个头,体型较瘦,眉目清秀,精精神神的样子。我赶紧让客人坐,然后又找了个杯子为老人倒了杯水。之后,我又赶忙从书箱里翻找,因为我记得那本书我有,但很久没看了。

过了几天,那位女同事说晚上让我到她家去一次(她家就在单位附近)。我去之后女同事说要为我介绍对象,并补充说就是那天来借书的老头的女儿。我感觉那老头很慈祥,也就觉得他女儿也应该不错吧,于是同意找个机会见一面。

没想到,与他女儿见面后,双方都感到还可以。就这样,那老头就成了我的岳父。

结婚后,单位给我们临时找了间房让我们住。只是在周末才回我家或去看岳父岳母。由于岳父岳母只有这一个女儿,我们去看岳父岳母的时间更多些。每次我们回去岳父岳母都非常高兴,张罗着做好吃的。那时,岳父家还有一些地,是岳母的,我们要帮着种上或收割。我本来就是农家孩子,做这些并不陌生。但每次岳父都像是怕把我累坏一样,干一会就让我歇一会,并拿来水果或饮料什么的,并一再告诫我千万不要累着。由于我在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就去世了,所以我感觉岳父跟我自己的父亲没什么两样,况且他除了这个女儿外也没有儿子或其他女儿。我也一直把岳父当成自己的父亲一样。

后来,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。由于我母亲身体不太好,岳父岳母帮忙照看儿子的时候更多些。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着。

随着岳父岳母年龄的增大,我们决定让他们搬来与我们一起生活。起初,他们不愿来,一是在乡下生活比较开心,熟人也较多,二是他们觉得还能自理生活。我们也没强求。但在前年,岳父岳母竟主动要求冬天搬来与我们同住。我们一方面感到很高兴,另一方面觉得有点对不起二老,因为我们就一套100多平米的单元,只好一家三代住在一起,这样恐怕二老与我们的生活节奏或习惯不相符而导致他们的不适应。

不过还好,他们搬来后我们还是比较能合得来的。唯一让岳父不太高兴的就是我的工作比较忙,应酬也多些,陪他们的时候少些。甚至有时在单位有些不太如意的事回家后也不太高兴,或者应酬后酒喝多了,醉熏熏地,并且不爱说话,进到卧室就不出来,惹得岳父以为我不高兴他们在家里住。

其实,我是真心地爱着他们,不仅冬天愿意二老来住,就是一年四季我也愿意他们来住。而且,我一直没把二老当成外人,我觉得既然是一家人就不要那些客套的东西。好在经过妻的几次提醒,我多加注意了。

岳父也是那种不太爱表达的人,有时我们爷俩的沟通就少。

那次,又是在一次应酬之后,回到家已经不早了。妻说明天是周末,她要回家看看,问我能不能同去。我一想,不行,明天要加班。妻几次回家(二老供暖结束后就又回乡下了)我都没能一同去,惹得岳父追着问妻我怎么总也不去了。妻只好说我现在事情较多,脱不开身。我也觉得很内疚。这样我就想起要给二老打个电话。我在电话里说我想他们了,但我不能陪妻一起去。岳父显然非常高兴,电话里的语气就听得出来。

第二天,妻从岳父家里回来,晚上告诉我,说你跟爸说什么了,老爷子一整天都高兴得不得了。

又过了几周,周末终于我能有空了。而妻却恰好要值班。于是我说我去看我的岳父老爸。

我到岳父家的时候,岳父正站在院子里,好像在等什么。看到我,他显得非常高兴。一个劲地说咋这么早就来了。我说,爸,我想你们了,就希望早点看到你们。我发现岳父的眼睛发亮,好像有眼泪一样的东西。他赶紧扭转身体擦了一下。

我的岳父老爸,原来你是这么容易就满足了。我说,爸,我以后有空就来看你们。岳父说,那感情好。

我在心里说,祝愿您二老永远健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4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